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all爆】灵魂交换的时候要记得且活且珍惜(完)

  照例十分ooc,感谢能看下去了的人xx
  含轰爆,结局是物爆。
  顺带一提以后写的all爆都打“灵活”的tag,可以直接点tag的嘿嘿xx
  啊我咕咕了两天xx到时候会出一个小番外写爆豪是怎么知道接触方法的xx

  好在爆豪并没有真正对物间的身体做出什么。物间的强烈求生欲使他立马往绿谷的脸来了一炸,成功地没有让爆豪的人设ooc的太过分。这炸显然在绿谷的计划之中,他可以说是立马回了一句:
  “我不会强迫你的,咔酱!我会等到你同意为止的!”
  只要我还在你的咔酱身体里就不会有同意的一天。物间心里十分冷漠,甚至还在想怎么除掉这个情敌。他拔腿向爆豪跑去——不得不说爆豪的身体还是锻炼的很好的,他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追上了自己。
  他们在雄英的楼梯口。爆豪拍了他一把,像是蓄谋已久。他很熟练地利用个性飞上了好几层楼,楼层之上悠悠地传来他的声音。
  “学我的样子上来,我有些事情和你交代。”
  物间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听自己的声音叫着自己有些奇怪。

  就像爆豪觉得的那样。
 
  “我们灵魂交换的事情不能给其他人知道。我们今天必须演成对方——先来对质。你是怎么称呼其他人的?”
  “就叫他们的姓。”
  “…我想你知道a班的人的名字吧,接下来的话你听好了。如果废久来找你你尽量不要说话,直接炸,烦了就躲开。我叫轰焦冻阴阳脸,上鸣白痴脸,切岛臭头发,濑吕酱油脸。其他人就直接叫他们喂。”
  “对废久以外的人都客气些,少说话。”
  “哧。虽然体育祭就早有耳闻,但是你起外号的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啊。
  物间就是物间,从起床到现在他没损其他人几句他浑身难受。他开口又想嘲讽,被爆豪打断。
  “别说那么多废话,其他人都上来了。”
  物间便把话题一转。
  “虽然是这么说,可我真是不想在你的身体里面啊。”
  “讲的好像我想一样。”爆豪小声bb,试图用物间的脸颜艺,很快就放弃了。
  “看你这么自信的样子,你知道怎么解决了?”

  “啊勒勒~?a班的家伙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我可是清楚的很啊。a班的家伙也不过如此嘛。”
  “哧。再怎么说你这个混蛋也只是b班的一员罢了,无论是知名度还是能力都比我差一截,比起挑衅你还是去努力训练争取不要和我差距太大吧。”

  两人皆一愣。

  「模仿我很爽是不是啊模仿混蛋?!」爆豪拼命抛眼刀,其中的杀意明显。
  「明明是你先的你干嘛骂我?!你到是说说你为啥先啊?」非常神奇的是他们能眼神交流,物间把这个归类于灵魂交换的心有灵犀。
  「因为我感觉到绿谷和切岛来了。」
  物间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你说什么…」
  “爆豪/咔酱!”
  楼道里传来切岛和绿谷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物间突然觉得十分可怕。
  爆豪拍了他一把。他用物间的脸成功做出了物间的经典嘲讽表情。
  “好好应付他们。”说完就用爆炸飞走了。
  物间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现在肯定要跑。谁知道如果他留在这儿会发生什么呢—
  哎,溜了溜了。

  物间来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在里面了。物间想了想便回忆起了他们的名字。应该是叫八百万百,蛙吹梅雨和轰焦冻。他并不知道以爆豪的性格会不会和他们打招呼,但是按他的私心他不会跟他们打招呼。物间这样想着路过了轰焦冻坐在了爆豪的座位上,庆幸自己来挑衅爆豪的时候记住了他的座位。
  也只记住了他的座位。
  物间就这样神游着,完全没注意到轰焦冻在朝他走来。直到轰焦冻拖动他面前的椅子,塑料制的底在地上摩擦发出吱呀声响。
  轰焦冻坐在了他的前面。
  “有何贵干?”物间并不愿意看到轰焦冻,是帅哥了不起啊?他只想赶紧把这尊大佛送走。
  “爆豪。”轰焦冻清冷的声音搞出物间一身鸡皮疙瘩。“刚才的事我都看见了。”
  “我没有想到绿谷速度这么快。已经慢了他一步了,我不能在再慢了。”

  他拖开了椅子和爆豪面前的桌子,单膝下跪。
  物间的手被轰焦冻握住,他在上面留下一吻,抬头用充满了希冀的目光看他。

  “胜己。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绿谷和切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从任何角度来说,物间都很庆幸现在是自己在爆豪身体里。他刚才十分直接地拒绝了轰焦冻,然后再次拒绝了绿谷。在绿谷询问为什么的时候,物间回了一句。
  “要追我你们都远远不够格。再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相泽消太走了进来。
  “喂,那几个人回座位,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今天的训练是ab班对战。我会带你们去场馆,你们先去拿自己的战斗服。”
  相泽简洁的说完了一句话,看他们都穿好运动服就带着他们去了场馆。
  物间心情平淡。他没有信心能把架打好,不露馅还是能干到。隔着空旷的地和人群,他看见穿好了战斗服的爆豪胜己。他相信在b班的人眼里这个不说话的物间会显得十分奇怪。
  “这是一场对练。每个人可以挑一个对班的人对战,限于这节课。挑选前先让一个a班和b班的人在公众面前对打一场。”
  相泽的话还没有说完,下面的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他的尾音刚落,喧哗声大起来,可是都被一个声音盖过了。

  “相泽老师,我想和你们班的爆豪胜己对打一场。”
  这话是爆豪说的。ab班的人都看向他,不知道物间是不是终于疯了想要去死了。相泽没说话看向爆豪,物间知道自己今天是非打不可了。他姑且相信爆豪做这件事有自己的理由。
  两人走进规范的场地内。

  “3,2,1,0。”

  他们向对方冲去。物间自然清楚自己的个性是需要近身的,可是有爆豪胜己的个性他也不怕。爆豪胜己的个性机动力也强,他大可先给爆豪一个爆炸再离他远些。他举起手,却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
  爆豪刚才在人群中碰了盐崎。
  物间看着自己的头发堪堪又长出了几条蔓藤,把现在的自己包了起来。这是一个爆炸便可解决的问题,可物间感觉到爆豪碰了自己的后腰。
  如鱼得水,现在回到爆豪胜己的主场了。物间不知道爆豪私底下练了多少必杀,只能模仿他见过爆豪胜己用过无数次的基础招式,这使他处于被动的劣态。可爆豪清清楚楚记得他练过什么必杀,虽然效果打了折扣可用的还算顺手。结果这些情况结合起来让众人眼中的战局开始变得魔幻起来了。
  简单来说,现在的情况就像爆豪胜己被物间宁人压着打。
  时限快要到了。爆豪知道物间吃了他的苦头不会再让他近身,于是用最后几秒对物间来了一个大爆炸,利用反作用力把自己推到a班众人边,碰了轰焦冻。
  他把双手按在地上,以目前他所能做的最大幅度的冰圈住了物间,然后向相泽跑去。他明白这个冰圈撑不了多久,但是分秒都要争取。现在他离相泽还有十几步,很快了,但同时他也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物间出来了。物间把双手朝背后爆炸向爆豪冲去,但爆豪先触碰到了相泽。他回头注释物间的瞬间物间就的爆炸就哑火了,那时物间和爆豪的额头只有三个拳头的距离。

  然后爆豪做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

  爆豪亲上了物间。

  物间顿时感到口腔里有一股铁锈味,爆豪胜己把舌头咬破了。他和物间的舌头交缠,然后又猛的咬下去,这下物间的舌头也破了个口。他舔舐着,将混着血液的唾沫尽数吞了下去。他离开了物间的双唇,对着物间的耳细语。
  “吞下去。”
  物间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

  一阵眩晕。

  物间眼前一片模糊。他听到一声西内,脸上传来热气浪的感觉,彻底晕了过去。

  “哧。是我赢了。”
  他听到的最后一句就是这个,在各种“爆豪”“咔酱”的声音里显得十分微弱,可物间记住了。
  这是爆豪的声音。

占个tag而已,随便找的红月四专图

【all爆】灵魂交换的时候要记得且活且珍惜(1)

首先这是意识混乱的神经病产物
其次,很ooc超ooc非常ooc
里面的绿谷可以看成官方四格的ooc绿谷因为真的很ooc
cp有出胜,物爆,后面会有轰爆,切爆。
















与平常无二的早晨。
爆豪想。身体里的生物钟按惯例叫他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兴许是自己多想了,他安慰着自己,睁开了那双眼皮。
陌生的天花板。
想吐槽的欲望和强烈的求知欲使他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一把抓住床旁还在充电的手机调开了相机,映入眼瞳的是张扬的浅金色头发和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双眼。
这脸,分明就是b班的复制混蛋的吧……
这应该很明显是个性事故。自己昨天没有触碰任何不认识的人也没搞事,那应该就是复制混蛋那家伙干的好事。现在要干的事应该是第一时刻联系对方,但他没有任何一个b班的人的联系方式,复制混蛋更不可能会有a班的人联系方式,那就只能曲线救国了。他翻了翻通讯录,发现物间只有拳藤的联系方式。
那家伙也不至于这样吧?爆豪带着不可置信想,发现确实只有拳藤。确实那家伙貌似只和拳藤好来着——爆豪这样想,心底浮现的是实打实的不爽。报着打过去好过没打的想法爆豪拨了过去,然后发现对方没接。
他猛的想起自己平常的起床时间,屏幕上方显示的是6点10分。这个点还不起床b班的人还想拖多晚?这样想着爆豪推开物间的房门,客厅里空无一人。
复制混蛋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啊。
被他丢在床上的物间的手机开始响,他接起来偏头夹住向厨房走去。
“拳藤?”爆豪用略显疏离的口气问。他并不清楚物间是怎么对其他人说话的,现在还是客气一点为好。
当然也是有点私心的。
他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能做来吃的东西可见的少。
“啊…哎。物间你打过来有什么事吗?现在离上学还有早一些时间。”拳藤那边能听到一些锅铲相交的翻炒声,那个拳藤应该在做饭。
“没什么,只是来问你有没有a班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我需要,特别是爆豪胜己的。”听自己一贯不喜欢的家伙叫出自己的名字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但想来物间应该不会这样叫他。爆豪并不期待拳藤有a班的人的联系方式,他倒是更希望拳藤给他铁哲的联系方式。他上次是亲眼看见铁哲和切岛交换电话的。那家伙也找到了其他谈的来的人啊—虽然我更希望他和我关系好一些。
心底又有些酸气冒出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希望拳藤有a班的人的电话。
他决定做蛋炒饭,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给他做了。

“诶…找到了,我有a班的八百万的电话,你需要吗?”
这时鸡蛋和饭都已经下锅了,只需要翻炒一下在调味就可以吃了。
他有些懵。如果是曲线救国的话这个曲线的弧未免太长了一点。他记得自己是有芦户的电话的,只要八百万有芦户的电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要。”他嚼着饭回答,现在也该出门了。
“行,我发给你。”拳藤说完就挂了电话。收到八百万的电话号码的时候爆豪正好咽下最后一口饭。
物间的家离雄英并不远。这片区域正好时爆豪熟悉的。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便往雄英出发,这时后面有个小姑娘抓住了他的外套。
“………请问是物间哥哥吗?”


和爆豪的游刃有余相比物间就要惨的多。他经历了五点半被爆豪光己突然扯起来做饭并花了一分钟接受现实又花了一小时在心里骂爆豪再又发现了自己做饭和爆豪差了一个世界级别而且自己不会从爆豪的家去雄英。物间强烈怀疑是否是自己想爆豪想太多了所以他们心有灵犀灵魂交换了,但这话如果给爆豪听见了他肯定回会一句这叫个性事故。
现在物间把饭给搞定了(收获了光己桑的强烈差评),现在他面临的是要么去雄英迟到要么直接迷路。在他内心哭天喊地之际爆豪身体自带的废久雷达告诉他有人在看他,并且十有八九是绿谷出久。
物间转身,如愿看到了一坨绿毛在背后。
绿谷正打算辩解,物间便向这个救命稻草抛出了橄榄枝,日后他会无比后悔这个行为可惜他现在并不知道。
在那一秒中物间深刻的分析了绿谷和爆豪的关系和行为,他决定主动向绿谷出久示好,以爆豪胜己模样的委婉(?)方式。物间在那一刻无比入戏,让之后收拾烂摊子的爆豪想让物间宁人不存在于世上。
绿谷看到的是:咔酱想说什么但似乎又不好意思,于是偏过去头不敢看他。脸上带着羞涩双耳微红,嘴唇吐出轻语:
“废…出久,一起走吗?”
绿谷像是被崩了一枪惊呆在原地。物间暗叫不好,绿谷怕不是会怀疑他,于是决定进一步以爆豪的方式示好(?)。
他前进了一大步,抓住了绿谷的手:“废久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然后甩开。
这个行为对两个人来说相当要命。物间在心里嚎叫后悔自己这样做怕绿谷不带自己走了,但绿谷那边更可怕。
他带着试探询问:“咔酱,你是真的想和我一起走吗?”
物间一急就说了:“快要迟到了出久你快带我走啊!”
“咔酱担心迟到,所以想让我带你走?”
“对!”
然后他下一秒就被绿谷出久公主抱在怀里了。绿谷双脚发动ofa踩着房顶在空中走,物间心里就凉。
什么,我喜欢的人和他幼驯染是这种关系吗,那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雄英很快就到了,绿谷出久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下了物间。物间在人群之中看见了脸黑的像碳的自己,和一大票傻了的a班b班人群。
绿谷出久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像是决定生死大事一样。
“咔酱,我认真地想过了,”物间瞄了一眼自己,爆豪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所以现在那个“物间”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怕。“虽然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很惊讶…”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什么时候都没有表白啊!!
物间惊恐的发现爆豪碰了铁哲,半只手成了钢铁,正急匆匆地向厕所走去。为了他的身体不少些什么东西他现在必须打发开绿谷。绿谷不知又长篇大论地讲些什么,物间没有耐性听。他似乎在和自己商讨着什么,物间只好敷衍他:
“知道了,我会考虑的!”然后就打算抽出绿谷出久握紧的他的手。
谁知绿谷出久握的更紧了。
“真的?!咔酱你会考虑我的求婚吗?!”
什么玩意儿??!
物间面如死灰地发现爆豪开始跑了,还回头对他做了一个“死”的动作。
物间想,且活且珍惜。

虾bb。

苦逼内心bb。
凭什么b萌就一致怼月球人啊…
追番的月球人投票简直想死好吗(
投梅林还是爆爆啊,哭。
反正牙酱(什么称呼??)已经被刷下来了……
又想月球又想小英雄:(
哭了。

【零薰晃】与你的神话

  全是虾写x
  神话片段有改动
  有个人解读和臆想
  若有ooc可以评论指出
  基本都是神话,cp部分极少x
  @无奈

  “从前,北欧有一位由大神奥丁创造出来的女武神。”
  “其实关于这位女武神有许多故事,但是我们这次就讲关于她的爱情。”
  “这位女武神,有一位爱人叫西格鲁德。他们自然是互相爱慕,最终在一起。那段时间,是以前身为“女武神”,不,更确切说是“瓦里基尔”—『人偶』而非人的她所从未感受过的,她沉浸在爱意里,丝毫没有察觉,属于她的灾难即将降临。”
  “那个可怜的女神啊,她深爱着西格鲁德,却被自己的仰慕者算计,让深爱的人忘了自己,娶了仰慕者的妹妹。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忘记自己,在自己的眼前给别的女人带上戒指。那可怜的女武神,可怜的女人,将溢满的爱意化作浓烈的恨意,杀了自己的爱人。”
  “但是可怜的女武神没想到,这是仰慕者的诡计。得知了真相后那伤心欲绝的女人,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她拔出插在爱人心口的长枪,高高举起,刺入自己的心脏。”
  “但是女人的执念是很深的,即使她是女武神。正是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像诅咒一般环绕着她。这份出于自身的执念正是最大的诅咒,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人间还是仙境,只要她遇见了自己的爱人西格鲁德,她只能举起长枪,将自身的爱意化做恨意,执念告诉她——
  杀了西格鲁德,杀了他。”
“这位可怜的女武神,名为布伦希尔德。”

  不知怎的羽风薰突然想到了这段神话。他曾为了提升逼格而苦读过各界神话。他没有特意去想,大脑皮层就自然的浮现了上来。
他想不通为什么。一般他遇见想不通的事,他干脆就不去想了,他的人生是为了享受存在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如果不想的话,就会永远错过什么。
女武神。深爱。存在与分开。悔恨。仰慕者。诅咒。把爱化作恨意——
  把爱化作恨意。

羽风薰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晃牙。他深爱着他,可是中间隔着朔间零。他不甘,可又不得不承认神灵和他的追求者确实般配。既然如此,他只得把爱意掩藏,化作尖利或又散漫的语气,去攻击那只小狗。他爱的越深,就越痛苦,就越带攻击性。
这样一看 ,他其实和那个女武神没有区别。
大神晃牙也是如此吗——
他想。

【整理】出胜NC17文第一弹

介个应该可以码?

卖出胜安利的小火柴:

*ATTENTION


此为出胜开车文汇总。皮下会凭借自己的印象介绍一两句雷点。


如果被介绍的作者觉得被打扰了想要撤链接可以私信皮下,感谢每一位为出胜产粮的太太。


此整理仅作为整理,不具有排名性质。收录以LOFTER上的文为主。




★☆★☆★☆★☆★☆★☆★☆★☆★☆★☆


因为敏///感///词,目录和预警请查看【【【】】】这里链接只贴编号。


ps.可以直接从石墨文档中【点击】文章名【直接跳转】至该文




1、【喰蒐


介绍:专业司机,多次上路,车技稳,发车频率高,出胜only




0101




0102




0103




0104




0105




0106




0107




0108




0109




0110




0111




0112




0113




0114




0115




0116




0117




0118




0119




0120




0121




0122




2、【TLheas


介绍:用平淡的文字揪住你的心




0201




3、【电子连斩


介绍:神仙。人物和关系抓得准确,文字清爽干练。




0301




0302




0303




4、【木参次


介绍:台湾人,文字繁体,人/肉打字机,高产太太




0401




0402




0403




0404




5、【每天都被液體帥醒


介绍:台湾人,文字繁体,图文双修




0501




0502




0503




0504




0505




6、【KURO_蚺


介绍:出胜only,图文双修




0601


 


0602




0603




0604




0605




0606




7、【拣黄粱


介绍:出胜only




0701




0702






8、【-唐基质-


介绍:杂食




0801






9、【山々月生


介绍:主出胜




0901




0902




10、【木十鸟


介绍:作者本人幼驯染互逆,图文双修(收录的为纯出胜文)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1、【moumou


介绍:出胜only




1101




1102




12、【木白川渊


介绍:目前只有一篇出胜/车




1201




13、【芝麻菜✨


介绍:爆右,高速暗黑车




1301




1302




14、【矢量油漆桶


介绍:出胜only


 


1401




15、【放飞的南戈


介绍:出胜only


 


1501




 


1502






16、【嘻嘻嘻嘻


介绍:长篇,出胜only


 


1601


 


1602


 


1603


 


1604




17、【YOU


介绍:爆右


 


1701


 




18、【迷路的繁星


介绍:爆右


 


1801




19、【饿蛋传说


介绍:只有一篇出胜文


 


1901




20、【雪糕


介绍:爆右


 


2001




 


2002




 


21、【____冷色调。


介绍:爆右


 


2101




2102


 


22、【鸠美的窝


介绍:爆右


 


2201


 


2202




再次提醒目录和扫雷在外链的石墨文档,目录如果失效了可以戳我补档



【关于百fo】

目前已截止,按照本人是两辆车全看,由于个人喜好会先开第二辆,剩余评论的日后找机会开。

占tag,十分抱歉。

100fo感谢点文。

开车限定。重口味限定。修罗场限定。咕哒子限定。就是想开车。【因为有点懒得甜甜恋爱了】
1.旧剑梅林咕哒夹心车
2.旧剑梅林咕哒修罗场车
3.任意车 评论提,喜欢的就写
【哪篇提的人多就写那篇】
顺带一提我超喜欢ntr和吃醋的【捂脸】

【梅林旧剑咕哒♀】关于失恋

  这章旧剑没出场
  ooc预警
  大型矫情现场
  要我更的评论催吧,我怕我懒癌发作
  更的话后面会有旧剑咕哒车和3p车,随缘吧。

  在这个世界上失恋是再经常不过的事了,这个运转的星球上每时每刻不知有多少因为失恋而寻死觅活的男女。加她一个也不算少吧?藤丸立香捏着空巴克买来的热可可,苦涩的巧克力香萦绕在她鼻尖。她侧头,玻璃外的雨幕像模糊不清的雾都。近些日子她懒散的样子连除了吃的其他基本不关心的阿尔托利亚都察觉出来了,在她不知多少次的询问下,立香终于回答了。
  “其实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嘛——我失恋了而已嘛。”

  但立香的朋友们的反应可不像她那般轻描淡写。

  “什么——!夫君居然有喜欢的人了——?”清姬突然在教室里失态地大喊,旁边的玉藻前和荆轲立即心神领会,压制住了她。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伊斯塔尔一脸凝重,“现在,我宣布‘探讨藤丸立香喜欢的人是谁’大会正式召开!”

  这就是你们在中午吃饭时围在一起八卦我喜欢的人是谁的理由吗?藤丸立香在拿出饭盒后叹气。她们为了八卦立香又不被立香发现,特意把位置安排在了离立香后门的座位最远了前门。但是即使她们这样,立香还是对她们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
  问题在于,太大声了啊。

  “是吉尔伽美什!绝对是他没错!”伊斯塔尔激动地乱挥叉子,银制叉上面还叉着一点点厚蛋烧。“我亲眼看见他…咳!咳咳咳!”
  伊斯塔尔捂住喉咙,一看就是太激动而呛到了。叫你乱说,立香毫无波动地想,用筷子夹起一根香肠。
  这时下一位选手艾蕾开始发言。
  “不一定是吉尔伽美什啊!我觉得恩奇都也是有可能的!”艾蕾选手的激动和伊斯塔尔选手五五开,然后被玛塔哈丽无情地打断。
  “很抱歉哦——以上我觉得都不是。”她摆出一副冷静的样子,用筷子拨了几下米饭,米饭剩余的温度通过蒸汽熏着玛塔哈丽的双手。
  “你们想想,你们说的那些人基本都和立香没什么接触啊,而且他们还是其他班的,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可以把重点放在自己班的男人们上哦?”
  看没人发言,玛塔哈丽清了清嗓子,偌大的教室寂静无声:“我们班的男人,也就圆桌社的那几个和梅林啦。而且亚瑟还在隔壁班呢。”她咬了一口梅干,又赶紧扒拉几口饭,“我个人觉得是梅林哦。”

  梅林。这两个字听的立香小腹绞痛,那种被拒绝的心酸感依旧在心口回荡。先不说那个,她开始庆幸梅林从不在教室吃午餐了,如果他现在也在的话她得尴尬死。
  玛塔哈丽突然小声说了些什么,其他人脸上便涌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玉藻前突然起身,把立香拉过来,那种严肃过头的样子让立香觉得有点滑稽。
  “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立香。”玉藻前说完这句话就卡住了,过了一会才开口:“立香,你喜欢梅林对吧。”
  声音居然还特意压低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在这方面奇怪的细心呢?藤丸立香的心在其他地方,但她确实在听,面对这个问题也只能老实地回答句“嗯”。

  玉藻前的表情仍像刚才般凝重。

  “立香,我们希望你去谈恋爱……别这样望着,就是想让你忘掉梅林啦。‘忘掉一段恋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毕竟我们也不想看到你整天失落的样子啊。”
  如果忽略你后面那群人蠢蠢欲动的样子光看你严肃的表情的话还是挺可信的。
  “我收下你的一片好心啦。”立香牵住玉藻前的手。“可是…”

  “你说这样平凡的我,会有人喜欢吗?”

 
  “……”

  都安静啦?果然我说的是真的吧?立香苦涩地看着她们。
  “就是因为这样的我太过平凡,才会被梅林拒绝吧?”
  她又想起了梅林,那天他的拒绝还像一根刺,卡在她的喉咙。不轻不重,以恰好的礼数,最重幅度地伤她。

  清姬突然开始咬牙切齿。

  “夫君真是可恶啊,这样讲,不就是变相诋毁妾身吗?”
  “诶……什么?”听着清姬说出的这句话,立香一时反应不过来。“我没有啊?”
  “就是有。”清姬一口咬定,“夫君说没有人会喜欢夫君,但是妾身喜欢,喜欢的不得了。这不是在诋毁妾身不是人吗?”
  “在妾身眼里,夫君就是最闪耀的,像青蓝色的火焰一样哦。”
 
  “清姬说的是对的。立香酱可以一直都很闪耀,但一直都觉得自己暗淡的人怎么会闪耀呢?立香酱以前不是这么不自信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听见玛丽也询问,平日银铃般的好听声音染上担心。她想回答,又讲不出来,张大的嘴像鱼一样呼吸。
  她看见梅林从后面的教室走出来,踏着细碎的步伐走向后门,白色又有彩虹点缀的发一飘一荡,梅林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踏入教室。几个简单的动作,她便动弹不得。立香想起有人说梅林像梦魇,轻浮的语气和过于俊俏的外貌,追随他的人多之又多,她又转回头想起自己的平凡。
  “抱歉,现在时间不够。实在要问的话,放学后要来我家吗?”她压低声音,像做贼心虚,接着又扑进玛塔哈丽的怀抱,试图用玛塔哈丽广大的胸怀去平复自己的悲伤。余光看见梅林又不知抱住了哪位女生,不带遮掩的笑声直勾勾传进立香耳朵。六个饭盒被打开盖子放在桌子上散发他们最后的热气,饭盒的主人们盯着藤丸立香。

  玛塔哈丽的衣服上有几滴水在蔓延。

  结果还是让她们来了。藤丸立香有些头疼地看着自己的东西被碰来碰去,最后都被擅长收拾的玉藻前归回原位。她们现在坐在立香的床上,艾蕾旁边还特意留了个位置给立香坐。立香叹息一声坐了下去,等待着她们的语言审判。

  “立香酱可以跟我们说说是怎么和梅林表白的吗?”
  玛塔哈丽先入为主,从其他人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他们早就预谋好了。好吧,立香想,反正她早就预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