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利苟苟真可爱

佩利真帕洛斯地可爱。
还有,我挖了个坑,跳下来吧,朋友?啊?什么?当然没有然后啦!

凹凸式玛丽苏:复仇三公主【一】

*非常不正常
*ooc,ooc,OOC
*神经病产物
*cp含:瑞金,嘉金,雷祖,雷卡,伪安卡,安艾,凯幻
可以接受吗?可以的话……
Here we go!

  金是被摇醒的。
  当他揉着朦胧的睡眼想抱怨时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是那个金发自大狂身边的一个好像叫祖玛的人。
  瞬间吓醒。
  再往旁边一看,好像还有一个人。那显眼的绿帽绿裙红围巾,应该是上次碰到的那什么蕾丝海盗团的人之一。嗨,怎么好好的一个团就取了这么个名字呢?
  等等?!蕾丝海盗团的人?!
  金觉得自己快要吓成淦了。
  在这时候,卡米尔发话了。
  “没事的,淦。”
   真的成淦了啊?金一边被卡米尔拉着,一边想。他尝试努力地挣扎,却徒劳无功。看似瘦小的卡米尔却有巨大的力气。金挣扎累了,于是他决定说一下自己的遗言。
  于是,金闭上了双眼,留下了两行清泪。
  “再见了,格……嗷嗷瑞我离开了。不能和你一起……嘶……”
  “要说遗言就好好说,不要一边说一边挣扎。”卡米尔冷漠道。
  “好了,到了。”
  卡米尔把金拉进厕所,随后便锁了门。
  “你要干什么?!”金很惊恐。
  “凹凸大赛。你知道吗?”卡米尔却说了一句好像毫无逻辑的话。
  “当然知道啊。”金答。他很疑惑地看着卡米尔,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现在不是正在进行凹凸大赛吗?”
  “太好了,你是有意识的。现在并不是正在进行凹凸大赛。我们似乎穿越到了一个小说中。我之前看过一本类似的,我初步可以确定,这次起码会穿越六人。”
   “有意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知道会穿越六人?”
  “就是记得凹凸大赛的事。我去问过蒙特祖玛了,她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个世界的事,我把这称为无意识。我讲过了,我看过一本这种类型的书,主角有六个。三个男三个女。我醒来的时候,觉得奇怪就抓了一个人去问,结果知道了这些东西和这个世界我们的名字。”
  “我们的名字是什么?”这下金的好奇心是被完全挑起来了。
  “……”卡米尔看起来很为难,过了一会,他说话了。“三个人中蒙特祖玛是老大,她的名字……”卡米尔拉低了帽檐,“…南雅祖玛。”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这什么名字呀蛤蛤蛤到底是想起古风还是什么啊蛤蛤蛤蛤!”
  “别蛤了。”卡米尔瞟了金一眼。“你也厉害。你是老二,名字叫……冰梦淦金。”
  金不笑了,金沉默了,金感受到世界的险恶了。
  什么鬼啊。
  就在这时,门倒了,蒙特祖玛……不,是南雅祖玛进来。她抛给金和卡米尔两套衣服,留下“赶紧换好衣服,准备敢去上学了”这句话就走了。
  只剩金和卡米尔看着两套裙子和倒掉的门大眼对大小眼。
  多羞耻啊。
  可他们很是穿上了。
  毕竟总要顺着剧情走啊是吧。
  “为什么我们是男的还要穿裙子啊:D”金的笑容隐藏着无数个mmp。
  “你没发现你睡觉的时候也是穿着裙子的吗?我也是。”卡米尔顶着和他围巾一样颜色的脸回答到。
  金陷入了回忆。
  【再往旁边一看,好像还有一个人。那显眼的绿帽绿裙红围巾,应该是上次碰到的那什么蕾丝海盗团的人之一。】
  绿帽绿裙红围巾……绿裙?
  金表示他输了,他要去看自己帅气的脸冷静一下。
  帅气的脸?卡米尔摇了摇头。
  当金看到自己这个世界时,他叫都懒得叫了。
  美丽的卡姿兰自带眼线大眼,尖到金怀疑自己不能低头的下巴。
  金:冷漠. jpg
  再回头一看,卡米尔也一样,金很怀疑自己怎么忽略的。
  回过神时,卡米尔已经走了。金连忙跟上,又问了一个问题。
  “在这个世界,我怎么称呼你?”
‌  “你……叫我雷……还是叫我卡米尔吧 。”
 

凹凸式玛丽苏:复仇三公主(序)

*非常不正常
*ooc,ooc,OOC
*神经病产物
*cp含:瑞金,嘉金,雷祖,雷卡,伪安卡,安艾,凯幻
可以接受吗?可以的话……
Here we go!

  在一个漆黑的地方,站着一群人。他们头顶摇摇欲坠的煤油灯发着昏暗的黄光。这点微弱的光芒只能照清他们的头发。但这就够了。毕竟这些人的头发不是一般的杀马特,完全可以看发型识人。最亮眼的莫过于前面的一个绿发姑娘。因为现在的人满脑子原谅色原谅帽爱是一道光加冕为王,这发色可以让他们过目不忘了。这时候,有个声音传了过来。

“额……因为你们这次是没有意识的所以可以给你们一个补偿。许个愿……”
“请让嘉德罗斯大人也来吧!”
  那个声音还没说完,前面那个原谅色哦不绿色头发的妹子就吼了一声。
  那个声音像是被吓到了,过了一会才回了一句“好”。
  煤油灯应声熄灭,这里恢复的本该直保持的沉默。

好尬啊。
感觉上次写的雷卡卡住了。
毕竟……类型尴尬。嗯……再想想吧。

一个美丽而尴尬的误会(上)


*单纯想写雷狮看到卡米尔看GV时的表现。
*ooc,全程重度ooc,还很雷。
*题目乱取
*学生pa……什么来着?给忘了。
*私设卡米尔大画触
  卡米尔抬头看了看钟。已经6点了,正是凯莉约他到的时间。可奇怪的是,凯莉她还没来。卡米尔开始再次低头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自己是能做到这件事,但是当大哥他们看到时的反应就不得而知了。尽管心底有小小的抗拒,他也无法拒绝凯莉的报酬。
  思考被一阵糖果的香味打断。本来还想着凯莉怎么还没来,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来了。糖果的香味越来越浓郁,他敏捷地一转身,不出所料地看见了妄想偷袭结果不成功的凯丽。
  “真无聊。”凯莉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她的小裙子,带着她名为星月刃的武器和管家老骨头,嘴里的糖果也是往常的草莓味。“本来很想把这个给金的,可惜那个Green不同意。想了想去只有给你了。你是个大触,也不介意这件事情……啊,不对,你肯定介意的。果然还是因为我给你的报酬吧……卡米尔★”
  “是的。”卡米尔的语气难得的柔和了了一点。他并不讨厌凯莉,相反,他还挺喜欢凯莉的。可能是因为相同的爱好吧。凯莉也请过他去一家蛋糕店,现在那家店已经是卡米尔买蛋糕必去的地方了。凯莉也和他一样是甜食派,尽管她更喜欢棒棒糖而卡米尔偏向蛋糕。而且她给卡米尔的报酬丰厚到吓人。再想一想蛋糕,卡米尔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来了就赶紧给我然后走人吧,现在是我大哥唯一不会在家的时间。”
  “简单来说就是去撸串了吧?得,小心拿好,可不要弄脏我的本♂子了。”凯莉笑着从老骨头那拿了一张碟片和一个本子。卡米尔留心看了一下,本子的封面上写了‘姿势画法’这四个字。噫,不愧是RJ圈的本子太太,连这种东西都有。“按你说的时长来说的话,一个半小时就够了。”
  卡米尔拿到东西后留下这句话就走人了。凯莉望着他的背影嘻嘻地笑了,谁也不知道狡猾的她会想出什么来。

  还没走进门口,就能听到帕洛斯的奸笑和佩利愤怒的叫喊。推开对自己来说略显沉重的门,疲惫地走向电脑,放入碟片。

  然后旁边那两个人就被电脑里专出的声音吓呆了。
  佩利用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眼神一边看着卡米尔一边走过来看,帕洛斯因为佩利过来了所以他也过来了。
  我看这个是有原因的你们两看这个干嘛难不成你两是gay佬?
  卡米尔闻到了咖喱gaygay的气息。
  GV前面一堆奇怪的声音消失后,正片开始了。
  就连卡米尔都愣了一下。
  凯丽你是当我没上过某站吗?这不就是比利王海♂灵♂顿和fa乐器吗?能不能把我旁边相依为gay的俩个人送去新日暮里学摔跤?佩利你抖个什么劲?还有我不想再当吐槽役了好吗?
  咳咳冷静点卡米尔你都欧欧吸了。
  反应过来的卡米尔开始画姿势。
  旁边的佩利再次投了个惊恐的眼神:“卡米尔你看gv就看吧你画姿势干什么?回去跟其他男的搞吗??”
  卡米尔:我不是我没有。佩利请你去死上几百回吧。
  于是整个gv就在佩利的发抖和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中看完了。
  卡米尔伸了个懒腰,开始庆幸大哥没有回来。自己看gv这件事被佩利和帕洛斯知道没关系,反正能解释。但是如果被大哥看到会怎样呢?卡米尔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站起身,准备去冰箱拿块蛋糕酬劳一下自己。结果,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一脸惊讶,深不可测总之一言难尽的大哥。
  卡米尔僵在了原地。现场气氛无比尴尬连佩利都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卡米尔,我觉得你需要和我解释一下。”

呵呵。打个结界都能遇到欧皇。

不管了,我就要用这个阵容打。
去死吧!欧皇!

  “是下雨天。”
  做出了简洁的感叹,晴明小小地尝了一口酒。
  美酒,佳人,咸鱼(?),美好的夜晚不过如此。
  再和他一起欣赏美景。
  世界和平。
   “这样说是不是太简单了?这雨下得很大。”坐在晴明旁边的源博雅抱怨到。
  博雅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又添上了一杯。
  晴明的眼中带着笑意。
  “是啊,这么大的雨,一定有人会湿的。”






  下雨了。
  大天狗再迟钝也能感觉到,这雨很大。
  就那么一瞬间,他和雪女就已经浑身湿透。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狗毛吸满了水,飞不起来。他没有多尝试,直接横抱着雪女快速地走了起来。
  幸好这儿已经差不多到他的寝室了。
  湿漉漉的木屐踩上了地板,留下了一个个水印。
  随手丢给雪女一个毛巾,让她自己处理。自己拿另一个毛巾擦擦头发。可是雪女她没有动。
  “大天狗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呢?”
  那是雪女的声音,清灵缥缈,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却让自己愣住了。
  “…脆弱?”
  “是的。”雪女偏了偏头,水从她的发尖滴落。“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这么像人类了呢?在我们还跟随黑晴明大人的时候,您不是这样的啊?”
  她说的还真是对的。
  虽然自己并不脆弱。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的?
  大约是在晴明这儿第一次淋雨吧。大妖怪是触碰不到一些东西的,但是什么妖怪都可以触碰到雨。妖怪可以感觉到雨,触碰到雨甚至可以喝雨水,但如果是那些都没有化形就肯定不行了。刚来到这儿的时候他就淋到过雨。雨比这时候小一点。他就在这儿郁闷,想着雪女,三尾狐,黑晴明。雨滴落到他的黑发上,也不在意。雨对他没有什么伤害,淋一淋反倒解忧。淋够了雨,便走到晴明给他安排的寝室。布置得并不多,一张床,一间浴室,客厅。但是挺大的。这样简单的布置,正好付中二清冷的大天狗的意。他走到浴室,木制的浴缸里的热水正冒着白气,洁白的浴巾就在旁边。
  神差鬼使地,大天狗脱下衣服,躺进浴缸。水的温度正好,并不烫。温水接触皮肤的感觉使他舒服地哼了一声。他做的动作极其熟练,就好像他经常这样做一样。
  泡了一会,他就起来了。没有什么人教,他就拿起毛巾擦干皮肤上的水珠,又拿毛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种感觉挺舒服的。至少比等头发自然干好得多。
  这次之后,他便次次这么做,后来,便成了习惯。
  现在想来,真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细想起来,却记不清了。
  真真是…麻烦极了。
  突然,两道冷气从脸上传来,冻得大天狗一个哆嗦。
  是雪女。
  她捧着自己的脸。
  “大天狗大人,您到底在想什么?”
  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堵住。
  准确来说,是被雪女亲了。
  一个短暂的吻马上就结束了。
  大天狗还没回过神来,雪女又说话了。
  “其实您的思想挺简单的,有时候我却看不透。”
  面具被扯下。
  “您的身体有什么秘密吗?”
  短笛被扔到地上。
  “你…”
  被捂住了嘴。
  “嘘,大人,别说话。”
  狩衣被脱下。
  现在,他被雪女压在床上。
  大天狗现在思想一片混沌。他正视雪女的眼睛,却发现,现在那双已经里只有他,没有其他。
  好像这样也不错。
  把她反压,开心地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
  “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卡肉小能手【
 

一个新手写的辣鸡狗雪文

     雪女发骚了。
     这个句子虽然看起来是错的,而且人物严重ooc,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今天庆功会上,她喝了太多的酒。
     毕竟狗子他可沒见到过拼命蹭着妖刀姬胸的雪女。
      噫。
      这个雪女决对不是什么正经雪女。
      “呐~小姬姬的胸好大好软呀~我很久以前就想蹭蹭了~”
       妖刀姬冷着脸什么都没说,倒是旁观的青行灯笑得前合后偃,直到摔到了莹草身上,尴尬地干咳了几声才算完事。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可小姬姬这个呢程意外地适合妖刀姬呀?而且大家都没有见到过雪女这个模样吧?平常一幅高冷的样子现在却一脸好奇地捏着妖刀姬的胸,这巨大的反差难道不惹人发笑?对吧?”
      
        

        “够了。谁再吵我就让谁和我一起守结界。”
          四周立刻安静起来,就连刚才还在絮絮叨叨的青行灯也闭上了嘴。既然女舍里公认的舍管姑获鸟发话了,就应该闭嘴了。毕竟谁也不想守结界。守结界虽然简单,却很辛苦。谁也不想接下这门差事。
     “姑娘们,玩得太过头了,你们都忘了迎接客人了。大天狗大人,一直站在门口不累吗?进来喝杯茶吧。”
      女式神们的视线集聚在门口,只见木门稍微开了条缝,地上还有几片黑色的羽毛。
       大天狗自知不好分辨,便推开大门,直接走向雪女。

         “吾是来给雪女送醒酒药的。先前吾和…”

         “诶嘿滚筒洗衣机你怎么来了?”雪女松开妖刀姬,飘到大天狗身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团扇,自顾自地摇起来。
  
         “…先前吾和雪女喝过酒,伊拔了吾半边羽毛,还做了件狗毛大衣。”
           “…非常感谢,大天狗大人。毕竟很有这个必要。”
           姑获鸟无奈地笑了笑,借了个魅魉一个伞剑飒向雪女。

混乱。

           雪女啪叽一下把雪球扔向大天狗。现在正值炎夏,用雪球砸大天狗直接变成了水砸向大天狗。但是大天狗只是穿了件单衣,水淋得他满身都是。
            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大天狗只能感觉到热。
             热。
             热
             无尽的燥热。
             他也喝了很多酒啊。

             而姑获鸟看见雪女并没有晕眩,两条秀气的柳叶眉皱了起来,再使出了一下伞剑。

             蛤都没有。

             “…天降鹤斩!”
             本来雪女挨了两下伞剑就没什么血了,根本禁不起姑姑的天降鹤斩。所以其结果是雪女直接扑街。
             反应最快的是大天狗。他横抱起雪女,放在桃花妖面前。
            “拜托了!”
             桃花妖抬起头,与他面对面的对视。
大天狗并没有看她。他眼中只有雪女。桃花妖可以看出他眼中凝聚着的焦躁与不安。
             桃花妖微笑着叹了口气。但她的表情更像无奈。
             “没事。桃花灼灼!”
             恢复了血量的雪女并没有站起来。她喝了太多酒,现在正在安睡着。现在他和雪女离得太近,他甚至可以闻到她嘴里的酒味了。
             神差鬼使地,大天狗就这么亲了上去。
             她确实喝得太多了。大天狗想。那股味儿钻入他的口腔,与同样的酒味交融。他们的舌尖也互相交缠,吸饮着对方的唾液。
              大天狗从很就以前就开始喜欢她了。喜欢她的一颦一笑,战斗胜利后的动作,喜欢她的一切一切。
               那条与他交缠的舌头啪地抽了回去,而一双冰蓝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
               雪女醒了。
               大天狗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留下了一句承蒙照顾就将雪女横抱去了自己寝室。
                太丢脸了。
                大天狗想。此时他飞得飞快,想是想掩盖这时的尴尬。
                “我喜欢你。”
                 大天狗吓的来了一个急刹车,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就这样停留在原地,黑色的狗毛落了一地。

                  那个,说一句,如果达到20赞我就发车(T_T)
                 

纪念跳妹升五。
啊…我的肝…

新手摸跳妹图片…第一次画,有很多的地方不好,请多多谅解。

嗯…私心打个狐跳。

小脑洞:欧非洲阴阳师的抽卡
某年,网易官方举行了欧非阴阳师抽卡活动。两边场地相隔不远,大概——一步的距离吧。
网易官方非常慷慨地给了到场的阴阳师每人100张蓝票,抽卡活动正式开始。
某位亚欧大陆的朋友觉得两边都特别戏剧性,欧洲人和非洲人都有人坠机。
欧洲人把坠机称为十连都出ssr。
非洲人把坠机称为十连都出r。
在欧洲场地里,一大堆欧洲阴阳师拉着一个欧洲阴阳师。
那个欧洲阴阳师拼命地往非洲场地那边跑,嘴里喊着:“饿鬼!我的饿鬼!我99连都没出饿鬼和r!最后一次去非洲人那边,一定能出饿鬼!我要听饿鬼的声音呀—”
然后被敲晕了。
欧洲人们叹气:“又有一个疯了。”
全然不顾非洲人们看得惊奇。
一个非洲人搓着手问:“你们这儿…也有疯的?”
一个欧洲人摇了摇头:“当然,人数还不比你们少。”
“真是没想到…网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确实不是。”
然后他们的一百张蓝票,包括用蓝票抽出来的式神就被撤回了。
不止是他们。
所有人都是。
网易官方笑嘻嘻地说:“这只是个测试,请大家开心就好。”
没有人大喊大叫。
没有人说网易玛麦皮。
只是阴阳师的玩家减少了一些,而且各大下载应用的网站上阴阳师的差评又多了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