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利苟苟真可爱

佩利真帕洛斯地可爱。
还有,我挖了个坑,跳下来吧,朋友?啊?什么?当然没有然后啦!

【帕佩】我喜欢你

  “喂,蠢狗,我喜欢你。”
  说出去的话就像覆水难收,身为骗徒的帕洛斯极其清楚这点。虽然他只要说一番话就能挽回,但也需要一番力气。
  何况他还是真心的。
  此刻,被他表白的对象用一脸看*逼的眼神看他,眼中的质疑怎么看怎么火大。
  他像平常一样挤出一个笑,勉强摸到了佩利的头:“嗨呀…傻狗狗当真了?”
  听到了这句话的佩利很明显的放下了一口气,习惯性地反驳了一句“我不是狗”便向离他最近的一只高级睫毛怪【x】冲了过去。
  当他无意间回头时,正好看见帕洛斯眼底无尽的阴霾。

  卡米尔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帕洛斯。这次狩猎他显得格外卖力。但用卖力这个词似乎不对,比起卖力,他更像是发泄。这一点也不像他。前的狩猎,他都是猎杀了数量刚刚好的魔兽,不少更不会多,杀完就收手,绝不会显露更多。卡米尔特地观察过,这证明帕洛斯对海盗团是有所保留的。但是这次狩猎,帕洛斯却好像打疯了。逮到哪只打哪只,打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平常。这样的帕洛斯,就连佩利也为侧目。毕竟这样的佩利型打法,对于精明的帕洛斯来说应该是一辈子也不会用的。
  正当卡米尔准备再观察一下时,帕洛斯收手了。卡米尔扭回了头,想着应该是帕洛斯自己也察觉出了不对劲。雷狮很适时地结束了狩猎,这个叱咤一方的海盗团就这样返回了营地。
  返回营地的路并不顺利。虽说雷狮海盗团实力强劲,但觊觎雄狮的鬣狗也不在少数。他们想趁海盗团狩猎后稍显疲惫之时偷袭,妄想杀死他们。
    可悲的人呀,并不知即使疲累的雄狮也是雄狮。
  这些人的下场无一例外。要么被电死,要么被佩利打死。卡米尔还压死了几个,就连帕洛斯也打死了几个。
  这下,就连佩利也感觉到了帕洛斯的不对劲。平常一直都在看戏的帕洛斯,就算你死催滥催也不一定会出手的帕洛斯,居然主动出手了?
  但佩利始终只是一根筋的。他只是以为帕洛斯喜欢上打架了。
  他还很兴奋地想,既然帕洛斯喜欢上打架了,那就可以让他天天陪他打架。
  想着他还看了一眼帕洛斯。他还是像平常一样,顶着一张让人琢磨不透的笑脸,走在最后。帕洛斯看到佩利在看他,就回看了一眼。但映入眼帘的只有佩利稻草黄的长发。
  营地一点一点显露在他们眼前。今天是佩利守夜。帕洛斯很安静地钻回了帐子,雷皇星兄弟在看他们的角宿(不懂者自行上b站看“徒然喜欢你”),整个营地一片寂静。
 
  透过帐篷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佩利的背影。帕洛斯拉开了个口子,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你在背着老大他们吃烤肉?等等……还有啤酒。真是不能小看你啊,蠢狗。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被卡米尔知道了会怎样?”
  嘴里还塞着一堆烤肉的佩利给吓了一跳。他和着啤酒,有些艰难地将烤肉咽下:“你想要什么?还有,我都快懒得跟你说了,我不是狗。”
  帕洛斯挑了挑他并不存在的眉毛:“让我也吃。还有,蠢狗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说话了。”
  佩利咬了一口肉,自顾自地翻了个白眼。见佩利没有回应,帕洛斯也没说什么。他拿起一瓶啤酒就开始顿顿顿,很快就顿顿顿了几瓶。望着帕洛斯,佩利咀嚼的速度稍稍慢了点。他开始有点好奇帕洛斯喝醉是什么样子了。
  顿了三瓶后,帕洛斯就停手了。这是骗徒给自己设下的规定。众所周之,帕洛斯是决对不会做对自己有害的事情的。他需要一个清醒的大脑。让自己变迷糊,是一件危害性极大的事。此刻帕洛斯还是很清醒的,他很清楚佩利在想什么,也决对不会让他实现。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佩利拎着一瓶啤酒气势汹汹地往他嘴里灌的时候,他还是感觉有点**。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什么,他居然被佩利抓住了。只要佩利灌他酒,他就招出一个黑暗使者去拉佩利。他嫌麻烦了,就干脆骑在了帕洛斯身上摁住了他。
  但是这样就没法灌酒了。怎么办呢?于是聪(chun)明(meng)的佩利想出来了一个好(x)主意。他抄起啤酒猛的灌了一口,然后亲向了帕洛斯。
  有那么一瞬,帕洛斯脑袋里是空白的。
  但那可是帕洛斯啊。帕洛斯是帕洛斯,就像你爸爸是你爸爸一样,不要忘记他可是很牛逼的。于是,牛逼的帕洛斯就反扑了佩利。
  啊,真厉害(棒读)。


本来是想开车的,有后续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