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言柯】晦朔

  靠近海边的镇子时常有海风吹过,夹杂着咸腥海水味的海风会从每一个在沙滩上嬉戏玩闹的孩子们脸上拂过。黄昏的夕阳把大海混上黄色,伴着一阵阵海风微波荡漾。孩子们总是不知疲倦,大海的一切都是他们幼年的玩伴。言和从海里钻出来,慢慢露出白色短发及上身,游到她自幼便有的岩石旁,手肘撑在岩石上,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摆着。
  孩子们似乎在阳光照亮附近所有的海域之时便已经来到了。谁知道这是呢,还是不是呢?似乎每天都是这样,过着重复的日子。
  言和的白色短发似乎还是过于显眼,逃不过自幼便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岸边的小孩挥着手呼唤言和,海边呼喊言和的名字的声音彼此起伏。言和不得已揉下乖顺的短发,朝着海边又去。
  真年轻啊?最大的也不过14岁。
  几百米的水路对言和来讲也不过几个呼吸瞬间,只需要长尾一个用力的摆动。她故意在离岸十米远的海面跳跃而出,溅出高高的水花,引得孩子们笑声阵阵。
  即使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下,言和尾巴上的鳞片仍然闪的刺眼。几种颜色交错映辉的光,照亮的是谁的眼?
  “言和姐姐又这样。”最小的女孩嗔怪。言和弄起的水花溅湿她一片衣服,深色的水印异常明显。但她是笑着的,言语中透露不出一丝责怪。
  单纯得,可爱。
  要是自己也是人类就好了呢?简简单单地过完这一生,不接触任何世界的阴暗面。自己会是快乐的吗?
  只可惜她不是。
  “现在还敢来这里?”言和板起脸说教,“你们也知道,晦朔要到了。赶紧给我顺着灯塔的光回家,然后后两天都不要来!”
  “言和姐又赶我们走。”稍微大一些的一个小孩撅起嘴唇,“每个月都是这样。这次也不行吗?”
  “不行。”言和仍然板着脸,“你们也清楚,唯有这件事不行。”
  灯塔之上到底有什么?这是孩子们永远讨论的一个话题。他们没有登上过灯塔,对灯塔的唯一所之就是灯塔永远亮着光,除了晦朔那天。曾经有人在晦朔之日登上灯塔,从此再没回来过。
  “这简直就像一个鬼故事!”孩子们总是私底下说,“你们难道不想去试试吗?”
  日子总是会有不重复的一天。
  
  言和在海底闷了一天。她在水草缝隙之间无所事事地徘徊,躲过不知道第几条心怀不轨的鱼。她无数次想浮上海面,又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行。
  不行,灯塔在那儿。
  终于,她在午夜时憋不住了,像颗炮弹般冲向海面。海面的空气不知比海底清新多少倍,尽数涌进言和的肺。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向灯塔,刚好看见最小的女孩裙角消失在门口之际。
  
  言和不喜欢在晦朔露面,因为灯塔会吸引她的视线。
  
  灯塔离海面有一段相当的距离。有一百米细碎沙子的沙滩,然后逐渐变成含杂着小石头的小坡,大约有三百米。而灯塔,就在小坡的顶端。

  尽管有些许犹豫,言和还是登上了沙滩。她先后退几百米,然后使劲摆动尾巴,借助强大的冲力冲过了沙滩,停在小坡前。现在,偌大的尾巴在岸上已无丝毫作用,要前进只能靠言和的双手。常年在流水中划过的双手未尝过怪石嶙峋的地面,上身除了关键部位毫无遮拦的皮肤也抵挡不过碎石和杂草。前进了五十米后,言和的掌心擦破了几块皮,几滴血液顺着草叶淌在地上,片刻便没有痕迹。言和能看到孩子们看到了灯塔之上的透明楼梯,开始一个个向上走。此刻她离灯塔还有一百五十米,对只能用手前进的她来说是一个不远的距离。言和咬牙,用指甲扣住泥土前进。约有二十分钟,言和到达了灯塔门口。
  此时的言和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抓住一个台阶爬了一下后,言和丧失了所有力气,躺在石头堆砌的台阶上无助地喘气。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