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零薰晃 零薰晃 零薰晃

“小狗的脖子怎么啦?”羽风薰有意调侃晃牙,故意抓住他妄图欲盖弥彰过去的一点,“是怎么回事呢?”
  银发的小狗想也没想就回答是蚊虫叮咬。这个答案庸俗又老套,完全经不起推敲。羽风薰听着,随口回答:“蚊虫叮咬?一米七多的黑发红眼的蚊子吗?我可都看见了,汪酱要长点记性呢。”
  脸红了呢,真可爱。羽风薰想着又叹了口气。为什么会是最后半年才发现了后辈的好呢?若是提前半年,在朔间零还没有决定好爱着晃牙时爱上他,事情也许就不是这样了。这样想着,他扭头又看向朔间。
  脸上还是带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啊,真是令人生厌。

  “那薰君为什么今天会来轻音部啊?明明之前都是被阿多尼斯君抓过来的诺?”零用手捏住下巴,眼神上飘,是一副思考状。
  果然问这个了啊。估计在其他人眼里,他还是那个满脑子约会和女生的羽风薰吧?毕竟到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他把事先就早已编好的话吐出口:“也没什么,只是想着似乎老是缺席排练也不好,恰好今天也没事,就来了。”
  但是怎么会只是恰好。他不知道为此推了多少个相关的约会,甚至还被一些女孩子骂了骗子之类的话,而这些只是为了大神晃牙,为了让他对自己的印象有一些细微的改观。有时他会羡慕朔间零,能这么轻易俘获晃牙的心,而他的努力有大部分被晃牙轻视。
  这样的话,有时肯定会感到不平的吧?

  “可今天也不是训练日?”
  “没事,既然我难得的来了,就把今天当成训练日吧。”
   “……哼。没想到你这个轻浮混蛋也会有主动来训练的一天啊。”晃牙交叠双手,头轻轻地向上一抬,“看来也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劣质的啊。既然可以自己主动来训练,那么下一步就天天来轻音部吧?”
  “得寸进尺了啊汪酱。”羽风薰笑着摇头,细碎的金发扫过脸颊。“今天我过来只是因为想看看你和朔间是怎么练习的。如果汪酱连我这点小想法都满足不了,反而再这里指着我吵吵嚷嚷,我以后很有可能还是要阿多尼斯抓着才来哦?”
  结果顺着晃牙的话讲了一个非常愚蠢的谎话呢。如果是晃牙那孩子的话,一定会指着他骂“什么啊轻浮混蛋,我们好歹是一个组合的,难道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之类的话。就在他等着后辈像往常一样对他破口大骂时晃牙的话却出乎他的预料。
  “原来是这样啊?想看比你勤奋的多的本大爷是怎么练习的啊?哼哼,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本大爷就可以如你所愿。但你要用你的灵魂记下本大爷的歌声啊,轻…羽风前辈♪”
  “真是一副感人的画面啊,羽风君和汪口和平相处♪不过时间稍微有些晚了呢,汪口该回去照顾leon了吧?薰君就先走吧?”
  是逐客令。羽风薰自然是相当不乐意的,但时间确实晚些了。
  而且零的眼神稍显阴沉,他看不清零的脸色。
  但他看清楚了,他关门的那刻,零抓住晃牙的手,深红的眼神像一只箭,朝他射来。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