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利苟苟真可爱

佩利真帕洛斯地可爱。
还有,我挖了个坑,跳下来吧,朋友?啊?什么?当然没有然后啦!

一个新手写的辣鸡狗雪文

     雪女发骚了。
     这个句子虽然看起来是错的,而且人物严重ooc,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今天庆功会上,她喝了太多的酒。
     毕竟狗子他可沒见到过拼命蹭着妖刀姬胸的雪女。
      噫。
      这个雪女决对不是什么正经雪女。
      “呐~小姬姬的胸好大好软呀~我很久以前就想蹭蹭了~”
       妖刀姬冷着脸什么都没说,倒是旁观的青行灯笑得前合后偃,直到摔到了莹草身上,尴尬地干咳了几声才算完事。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可小姬姬这个呢程意外地适合妖刀姬呀?而且大家都没有见到过雪女这个模样吧?平常一幅高冷的样子现在却一脸好奇地捏着妖刀姬的胸,这巨大的反差难道不惹人发笑?对吧?”
      
        

        “够了。谁再吵我就让谁和我一起守结界。”
          四周立刻安静起来,就连刚才还在絮絮叨叨的青行灯也闭上了嘴。既然女舍里公认的舍管姑获鸟发话了,就应该闭嘴了。毕竟谁也不想守结界。守结界虽然简单,却很辛苦。谁也不想接下这门差事。
     “姑娘们,玩得太过头了,你们都忘了迎接客人了。大天狗大人,一直站在门口不累吗?进来喝杯茶吧。”
      女式神们的视线集聚在门口,只见木门稍微开了条缝,地上还有几片黑色的羽毛。
       大天狗自知不好分辨,便推开大门,直接走向雪女。

         “吾是来给雪女送醒酒药的。先前吾和…”

         “诶嘿滚筒洗衣机你怎么来了?”雪女松开妖刀姬,飘到大天狗身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团扇,自顾自地摇起来。
  
         “…先前吾和雪女喝过酒,伊拔了吾半边羽毛,还做了件狗毛大衣。”
           “…非常感谢,大天狗大人。毕竟很有这个必要。”
           姑获鸟无奈地笑了笑,借了个魅魉一个伞剑飒向雪女。

混乱。

           雪女啪叽一下把雪球扔向大天狗。现在正值炎夏,用雪球砸大天狗直接变成了水砸向大天狗。但是大天狗只是穿了件单衣,水淋得他满身都是。
            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大天狗只能感觉到热。
             热。
             热
             无尽的燥热。
             他也喝了很多酒啊。

             而姑获鸟看见雪女并没有晕眩,两条秀气的柳叶眉皱了起来,再使出了一下伞剑。

             蛤都没有。

             “…天降鹤斩!”
             本来雪女挨了两下伞剑就没什么血了,根本禁不起姑姑的天降鹤斩。所以其结果是雪女直接扑街。
             反应最快的是大天狗。他横抱起雪女,放在桃花妖面前。
            “拜托了!”
             桃花妖抬起头,与他面对面的对视。
大天狗并没有看她。他眼中只有雪女。桃花妖可以看出他眼中凝聚着的焦躁与不安。
             桃花妖微笑着叹了口气。但她的表情更像无奈。
             “没事。桃花灼灼!”
             恢复了血量的雪女并没有站起来。她喝了太多酒,现在正在安睡着。现在他和雪女离得太近,他甚至可以闻到她嘴里的酒味了。
             神差鬼使地,大天狗就这么亲了上去。
             她确实喝得太多了。大天狗想。那股味儿钻入他的口腔,与同样的酒味交融。他们的舌尖也互相交缠,吸饮着对方的唾液。
              大天狗从很就以前就开始喜欢她了。喜欢她的一颦一笑,战斗胜利后的动作,喜欢她的一切一切。
               那条与他交缠的舌头啪地抽了回去,而一双冰蓝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
               雪女醒了。
               大天狗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留下了一句承蒙照顾就将雪女横抱去了自己寝室。
                太丢脸了。
                大天狗想。此时他飞得飞快,想是想掩盖这时的尴尬。
                “我喜欢你。”
                 大天狗吓的来了一个急刹车,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就这样停留在原地,黑色的狗毛落了一地。

                  那个,说一句,如果达到20赞我就发车(T_T)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