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利苟苟真可爱

佩利真帕洛斯地可爱。
还有,我挖了个坑,跳下来吧,朋友?啊?什么?当然没有然后啦!

  “是下雨天。”
  做出了简洁的感叹,晴明小小地尝了一口酒。
  美酒,佳人,咸鱼(?),美好的夜晚不过如此。
  再和他一起欣赏美景。
  世界和平。
   “这样说是不是太简单了?这雨下得很大。”坐在晴明旁边的源博雅抱怨到。
  博雅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又添上了一杯。
  晴明的眼中带着笑意。
  “是啊,这么大的雨,一定有人会湿的。”






  下雨了。
  大天狗再迟钝也能感觉到,这雨很大。
  就那么一瞬间,他和雪女就已经浑身湿透。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狗毛吸满了水,飞不起来。他没有多尝试,直接横抱着雪女快速地走了起来。
  幸好这儿已经差不多到他的寝室了。
  湿漉漉的木屐踩上了地板,留下了一个个水印。
  随手丢给雪女一个毛巾,让她自己处理。自己拿另一个毛巾擦擦头发。可是雪女她没有动。
  “大天狗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呢?”
  那是雪女的声音,清灵缥缈,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却让自己愣住了。
  “…脆弱?”
  “是的。”雪女偏了偏头,水从她的发尖滴落。“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这么像人类了呢?在我们还跟随黑晴明大人的时候,您不是这样的啊?”
  她说的还真是对的。
  虽然自己并不脆弱。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的?
  大约是在晴明这儿第一次淋雨吧。大妖怪是触碰不到一些东西的,但是什么妖怪都可以触碰到雨。妖怪可以感觉到雨,触碰到雨甚至可以喝雨水,但如果是那些都没有化形就肯定不行了。刚来到这儿的时候他就淋到过雨。雨比这时候小一点。他就在这儿郁闷,想着雪女,三尾狐,黑晴明。雨滴落到他的黑发上,也不在意。雨对他没有什么伤害,淋一淋反倒解忧。淋够了雨,便走到晴明给他安排的寝室。布置得并不多,一张床,一间浴室,客厅。但是挺大的。这样简单的布置,正好付中二清冷的大天狗的意。他走到浴室,木制的浴缸里的热水正冒着白气,洁白的浴巾就在旁边。
  神差鬼使地,大天狗脱下衣服,躺进浴缸。水的温度正好,并不烫。温水接触皮肤的感觉使他舒服地哼了一声。他做的动作极其熟练,就好像他经常这样做一样。
  泡了一会,他就起来了。没有什么人教,他就拿起毛巾擦干皮肤上的水珠,又拿毛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种感觉挺舒服的。至少比等头发自然干好得多。
  这次之后,他便次次这么做,后来,便成了习惯。
  现在想来,真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细想起来,却记不清了。
  真真是…麻烦极了。
  突然,两道冷气从脸上传来,冻得大天狗一个哆嗦。
  是雪女。
  她捧着自己的脸。
  “大天狗大人,您到底在想什么?”
  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堵住。
  准确来说,是被雪女亲了。
  一个短暂的吻马上就结束了。
  大天狗还没回过神来,雪女又说话了。
  “其实您的思想挺简单的,有时候我却看不透。”
  面具被扯下。
  “您的身体有什么秘密吗?”
  短笛被扔到地上。
  “你…”
  被捂住了嘴。
  “嘘,大人,别说话。”
  狩衣被脱下。
  现在,他被雪女压在床上。
  大天狗现在思想一片混沌。他正视雪女的眼睛,却发现,现在那双已经里只有他,没有其他。
  好像这样也不错。
  把她反压,开心地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
  “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卡肉小能手【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