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梅林旧剑咕哒♀】关于失恋

  这章旧剑没出场
  ooc预警
  大型矫情现场
  要我更的评论催吧,我怕我懒癌发作
  更的话后面会有旧剑咕哒车和3p车,随缘吧。

  在这个世界上失恋是再经常不过的事了,这个运转的星球上每时每刻不知有多少因为失恋而寻死觅活的男女。加她一个也不算少吧?藤丸立香捏着空巴克买来的热可可,苦涩的巧克力香萦绕在她鼻尖。她侧头,玻璃外的雨幕像模糊不清的雾都。近些日子她懒散的样子连除了吃的其他基本不关心的阿尔托利亚都察觉出来了,在她不知多少次的询问下,立香终于回答了。
  “其实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嘛——我失恋了而已嘛。”

  但立香的朋友们的反应可不像她那般轻描淡写。

  “什么——!夫君居然有喜欢的人了——?”清姬突然在教室里失态地大喊,旁边的玉藻前和荆轲立即心神领会,压制住了她。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伊斯塔尔一脸凝重,“现在,我宣布‘探讨藤丸立香喜欢的人是谁’大会正式召开!”

  这就是你们在中午吃饭时围在一起八卦我喜欢的人是谁的理由吗?藤丸立香在拿出饭盒后叹气。她们为了八卦立香又不被立香发现,特意把位置安排在了离立香后门的座位最远了前门。但是即使她们这样,立香还是对她们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
  问题在于,太大声了啊。

  “是吉尔伽美什!绝对是他没错!”伊斯塔尔激动地乱挥叉子,银制叉上面还叉着一点点厚蛋烧。“我亲眼看见他…咳!咳咳咳!”
  伊斯塔尔捂住喉咙,一看就是太激动而呛到了。叫你乱说,立香毫无波动地想,用筷子夹起一根香肠。
  这时下一位选手艾蕾开始发言。
  “不一定是吉尔伽美什啊!我觉得恩奇都也是有可能的!”艾蕾选手的激动和伊斯塔尔选手五五开,然后被玛塔哈丽无情地打断。
  “很抱歉哦——以上我觉得都不是。”她摆出一副冷静的样子,用筷子拨了几下米饭,米饭剩余的温度通过蒸汽熏着玛塔哈丽的双手。
  “你们想想,你们说的那些人基本都和立香没什么接触啊,而且他们还是其他班的,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可以把重点放在自己班的男人们上哦?”
  看没人发言,玛塔哈丽清了清嗓子,偌大的教室寂静无声:“我们班的男人,也就圆桌社的那几个和梅林啦。而且亚瑟还在隔壁班呢。”她咬了一口梅干,又赶紧扒拉几口饭,“我个人觉得是梅林哦。”

  梅林。这两个字听的立香小腹绞痛,那种被拒绝的心酸感依旧在心口回荡。先不说那个,她开始庆幸梅林从不在教室吃午餐了,如果他现在也在的话她得尴尬死。
  玛塔哈丽突然小声说了些什么,其他人脸上便涌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玉藻前突然起身,把立香拉过来,那种严肃过头的样子让立香觉得有点滑稽。
  “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立香。”玉藻前说完这句话就卡住了,过了一会才开口:“立香,你喜欢梅林对吧。”
  声音居然还特意压低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在这方面奇怪的细心呢?藤丸立香的心在其他地方,但她确实在听,面对这个问题也只能老实地回答句“嗯”。

  玉藻前的表情仍像刚才般凝重。

  “立香,我们希望你去谈恋爱……别这样望着,就是想让你忘掉梅林啦。‘忘掉一段恋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毕竟我们也不想看到你整天失落的样子啊。”
  如果忽略你后面那群人蠢蠢欲动的样子光看你严肃的表情的话还是挺可信的。
  “我收下你的一片好心啦。”立香牵住玉藻前的手。“可是…”

  “你说这样平凡的我,会有人喜欢吗?”

 
  “……”

  都安静啦?果然我说的是真的吧?立香苦涩地看着她们。
  “就是因为这样的我太过平凡,才会被梅林拒绝吧?”
  她又想起了梅林,那天他的拒绝还像一根刺,卡在她的喉咙。不轻不重,以恰好的礼数,最重幅度地伤她。

  清姬突然开始咬牙切齿。

  “夫君真是可恶啊,这样讲,不就是变相诋毁妾身吗?”
  “诶……什么?”听着清姬说出的这句话,立香一时反应不过来。“我没有啊?”
  “就是有。”清姬一口咬定,“夫君说没有人会喜欢夫君,但是妾身喜欢,喜欢的不得了。这不是在诋毁妾身不是人吗?”
  “在妾身眼里,夫君就是最闪耀的,像青蓝色的火焰一样哦。”
 
  “清姬说的是对的。立香酱可以一直都很闪耀,但一直都觉得自己暗淡的人怎么会闪耀呢?立香酱以前不是这么不自信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听见玛丽也询问,平日银铃般的好听声音染上担心。她想回答,又讲不出来,张大的嘴像鱼一样呼吸。
  她看见梅林从后面的教室走出来,踏着细碎的步伐走向后门,白色又有彩虹点缀的发一飘一荡,梅林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踏入教室。几个简单的动作,她便动弹不得。立香想起有人说梅林像梦魇,轻浮的语气和过于俊俏的外貌,追随他的人多之又多,她又转回头想起自己的平凡。
  “抱歉,现在时间不够。实在要问的话,放学后要来我家吗?”她压低声音,像做贼心虚,接着又扑进玛塔哈丽的怀抱,试图用玛塔哈丽广大的胸怀去平复自己的悲伤。余光看见梅林又不知抱住了哪位女生,不带遮掩的笑声直勾勾传进立香耳朵。六个饭盒被打开盖子放在桌子上散发他们最后的热气,饭盒的主人们盯着藤丸立香。

  玛塔哈丽的衣服上有几滴水在蔓延。

  结果还是让她们来了。藤丸立香有些头疼地看着自己的东西被碰来碰去,最后都被擅长收拾的玉藻前归回原位。她们现在坐在立香的床上,艾蕾旁边还特意留了个位置给立香坐。立香叹息一声坐了下去,等待着她们的语言审判。

  “立香酱可以跟我们说说是怎么和梅林表白的吗?”
  玛塔哈丽先入为主,从其他人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他们早就预谋好了。好吧,立香想,反正她早就预料到了。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