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all爆】灵魂交换的时候要记得且活且珍惜(1)

首先这是意识混乱的神经病产物
其次,很ooc超ooc非常ooc
里面的绿谷可以看成官方四格的ooc绿谷因为真的很ooc
cp有出胜,物爆,后面会有轰爆,切爆。
















与平常无二的早晨。
爆豪想。身体里的生物钟按惯例叫他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兴许是自己多想了,他安慰着自己,睁开了那双眼皮。
陌生的天花板。
想吐槽的欲望和强烈的求知欲使他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一把抓住床旁还在充电的手机调开了相机,映入眼瞳的是张扬的浅金色头发和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双眼。
这脸,分明就是b班的复制混蛋的吧……
这应该很明显是个性事故。自己昨天没有触碰任何不认识的人也没搞事,那应该就是复制混蛋那家伙干的好事。现在要干的事应该是第一时刻联系对方,但他没有任何一个b班的人的联系方式,复制混蛋更不可能会有a班的人联系方式,那就只能曲线救国了。他翻了翻通讯录,发现物间只有拳藤的联系方式。
那家伙也不至于这样吧?爆豪带着不可置信想,发现确实只有拳藤。确实那家伙貌似只和拳藤好来着——爆豪这样想,心底浮现的是实打实的不爽。报着打过去好过没打的想法爆豪拨了过去,然后发现对方没接。
他猛的想起自己平常的起床时间,屏幕上方显示的是6点10分。这个点还不起床b班的人还想拖多晚?这样想着爆豪推开物间的房门,客厅里空无一人。
复制混蛋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啊。
被他丢在床上的物间的手机开始响,他接起来偏头夹住向厨房走去。
“拳藤?”爆豪用略显疏离的口气问。他并不清楚物间是怎么对其他人说话的,现在还是客气一点为好。
当然也是有点私心的。
他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能做来吃的东西可见的少。
“啊…哎。物间你打过来有什么事吗?现在离上学还有早一些时间。”拳藤那边能听到一些锅铲相交的翻炒声,那个拳藤应该在做饭。
“没什么,只是来问你有没有a班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我需要,特别是爆豪胜己的。”听自己一贯不喜欢的家伙叫出自己的名字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但想来物间应该不会这样叫他。爆豪并不期待拳藤有a班的人的联系方式,他倒是更希望拳藤给他铁哲的联系方式。他上次是亲眼看见铁哲和切岛交换电话的。那家伙也找到了其他谈的来的人啊—虽然我更希望他和我关系好一些。
心底又有些酸气冒出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希望拳藤有a班的人的电话。
他决定做蛋炒饭,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给他做了。

“诶…找到了,我有a班的八百万的电话,你需要吗?”
这时鸡蛋和饭都已经下锅了,只需要翻炒一下在调味就可以吃了。
他有些懵。如果是曲线救国的话这个曲线的弧未免太长了一点。他记得自己是有芦户的电话的,只要八百万有芦户的电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要。”他嚼着饭回答,现在也该出门了。
“行,我发给你。”拳藤说完就挂了电话。收到八百万的电话号码的时候爆豪正好咽下最后一口饭。
物间的家离雄英并不远。这片区域正好时爆豪熟悉的。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便往雄英出发,这时后面有个小姑娘抓住了他的外套。
“………请问是物间哥哥吗?”


和爆豪的游刃有余相比物间就要惨的多。他经历了五点半被爆豪光己突然扯起来做饭并花了一分钟接受现实又花了一小时在心里骂爆豪再又发现了自己做饭和爆豪差了一个世界级别而且自己不会从爆豪的家去雄英。物间强烈怀疑是否是自己想爆豪想太多了所以他们心有灵犀灵魂交换了,但这话如果给爆豪听见了他肯定回会一句这叫个性事故。
现在物间把饭给搞定了(收获了光己桑的强烈差评),现在他面临的是要么去雄英迟到要么直接迷路。在他内心哭天喊地之际爆豪身体自带的废久雷达告诉他有人在看他,并且十有八九是绿谷出久。
物间转身,如愿看到了一坨绿毛在背后。
绿谷正打算辩解,物间便向这个救命稻草抛出了橄榄枝,日后他会无比后悔这个行为可惜他现在并不知道。
在那一秒中物间深刻的分析了绿谷和爆豪的关系和行为,他决定主动向绿谷出久示好,以爆豪胜己模样的委婉(?)方式。物间在那一刻无比入戏,让之后收拾烂摊子的爆豪想让物间宁人不存在于世上。
绿谷看到的是:咔酱想说什么但似乎又不好意思,于是偏过去头不敢看他。脸上带着羞涩双耳微红,嘴唇吐出轻语:
“废…出久,一起走吗?”
绿谷像是被崩了一枪惊呆在原地。物间暗叫不好,绿谷怕不是会怀疑他,于是决定进一步以爆豪的方式示好(?)。
他前进了一大步,抓住了绿谷的手:“废久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然后甩开。
这个行为对两个人来说相当要命。物间在心里嚎叫后悔自己这样做怕绿谷不带自己走了,但绿谷那边更可怕。
他带着试探询问:“咔酱,你是真的想和我一起走吗?”
物间一急就说了:“快要迟到了出久你快带我走啊!”
“咔酱担心迟到,所以想让我带你走?”
“对!”
然后他下一秒就被绿谷出久公主抱在怀里了。绿谷双脚发动ofa踩着房顶在空中走,物间心里就凉。
什么,我喜欢的人和他幼驯染是这种关系吗,那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雄英很快就到了,绿谷出久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下了物间。物间在人群之中看见了脸黑的像碳的自己,和一大票傻了的a班b班人群。
绿谷出久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像是决定生死大事一样。
“咔酱,我认真地想过了,”物间瞄了一眼自己,爆豪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所以现在那个“物间”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怕。“虽然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很惊讶…”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什么时候都没有表白啊!!
物间惊恐的发现爆豪碰了铁哲,半只手成了钢铁,正急匆匆地向厕所走去。为了他的身体不少些什么东西他现在必须打发开绿谷。绿谷不知又长篇大论地讲些什么,物间没有耐性听。他似乎在和自己商讨着什么,物间只好敷衍他:
“知道了,我会考虑的!”然后就打算抽出绿谷出久握紧的他的手。
谁知绿谷出久握的更紧了。
“真的?!咔酱你会考虑我的求婚吗?!”
什么玩意儿??!
物间面如死灰地发现爆豪开始跑了,还回头对他做了一个“死”的动作。
物间想,且活且珍惜。

评论(14)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