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霞

系真实灵感写手!!
更文不会更的就靠着跳坑维持生活的这样子!!
头像是大神晃牙w
他巨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以及我的坑是随机更新,可能今天写fgo明天就去写es后天小英雄大后天hp大大后天又是fgo,嘿嘿。

【all爆】灵魂交换的时候要记得且活且珍惜(完)

  照例十分ooc,感谢能看下去了的人xx
  含轰爆,结局是物爆。
  顺带一提以后写的all爆都打“灵活”的tag,可以直接点tag的嘿嘿xx
  啊我咕咕了两天xx到时候会出一个小番外写爆豪是怎么知道接触方法的xx

  好在爆豪并没有真正对物间的身体做出什么。物间的强烈求生欲使他立马往绿谷的脸来了一炸,成功地没有让爆豪的人设ooc的太过分。这炸显然在绿谷的计划之中,他可以说是立马回了一句:
  “我不会强迫你的,咔酱!我会等到你同意为止的!”
  只要我还在你的咔酱身体里就不会有同意的一天。物间心里十分冷漠,甚至还在想怎么除掉这个情敌。他拔腿向爆豪跑去——不得不说爆豪的身体还是锻炼的很好的,他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追上了自己。
  他们在雄英的楼梯口。爆豪拍了他一把,像是蓄谋已久。他很熟练地利用个性飞上了好几层楼,楼层之上悠悠地传来他的声音。
  “学我的样子上来,我有些事情和你交代。”
  物间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听自己的声音叫着自己有些奇怪。

  就像爆豪觉得的那样。
 
  “我们灵魂交换的事情不能给其他人知道。我们今天必须演成对方——先来对质。你是怎么称呼其他人的?”
  “就叫他们的姓。”
  “…我想你知道a班的人的名字吧,接下来的话你听好了。如果废久来找你你尽量不要说话,直接炸,烦了就躲开。我叫轰焦冻阴阳脸,上鸣白痴脸,切岛臭头发,濑吕酱油脸。其他人就直接叫他们喂。”
  “对废久以外的人都客气些,少说话。”
  “哧。虽然体育祭就早有耳闻,但是你起外号的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啊。
  物间就是物间,从起床到现在他没损其他人几句他浑身难受。他开口又想嘲讽,被爆豪打断。
  “别说那么多废话,其他人都上来了。”
  物间便把话题一转。
  “虽然是这么说,可我真是不想在你的身体里面啊。”
  “讲的好像我想一样。”爆豪小声bb,试图用物间的脸颜艺,很快就放弃了。
  “看你这么自信的样子,你知道怎么解决了?”

  “啊勒勒~?a班的家伙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我可是清楚的很啊。a班的家伙也不过如此嘛。”
  “哧。再怎么说你这个混蛋也只是b班的一员罢了,无论是知名度还是能力都比我差一截,比起挑衅你还是去努力训练争取不要和我差距太大吧。”

  两人皆一愣。

  「模仿我很爽是不是啊模仿混蛋?!」爆豪拼命抛眼刀,其中的杀意明显。
  「明明是你先的你干嘛骂我?!你到是说说你为啥先啊?」非常神奇的是他们能眼神交流,物间把这个归类于灵魂交换的心有灵犀。
  「因为我感觉到绿谷和切岛来了。」
  物间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你说什么…」
  “爆豪/咔酱!”
  楼道里传来切岛和绿谷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物间突然觉得十分可怕。
  爆豪拍了他一把。他用物间的脸成功做出了物间的经典嘲讽表情。
  “好好应付他们。”说完就用爆炸飞走了。
  物间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现在肯定要跑。谁知道如果他留在这儿会发生什么呢—
  哎,溜了溜了。

  物间来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在里面了。物间想了想便回忆起了他们的名字。应该是叫八百万百,蛙吹梅雨和轰焦冻。他并不知道以爆豪的性格会不会和他们打招呼,但是按他的私心他不会跟他们打招呼。物间这样想着路过了轰焦冻坐在了爆豪的座位上,庆幸自己来挑衅爆豪的时候记住了他的座位。
  也只记住了他的座位。
  物间就这样神游着,完全没注意到轰焦冻在朝他走来。直到轰焦冻拖动他面前的椅子,塑料制的底在地上摩擦发出吱呀声响。
  轰焦冻坐在了他的前面。
  “有何贵干?”物间并不愿意看到轰焦冻,是帅哥了不起啊?他只想赶紧把这尊大佛送走。
  “爆豪。”轰焦冻清冷的声音搞出物间一身鸡皮疙瘩。“刚才的事我都看见了。”
  “我没有想到绿谷速度这么快。已经慢了他一步了,我不能在再慢了。”

  他拖开了椅子和爆豪面前的桌子,单膝下跪。
  物间的手被轰焦冻握住,他在上面留下一吻,抬头用充满了希冀的目光看他。

  “胜己。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绿谷和切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从任何角度来说,物间都很庆幸现在是自己在爆豪身体里。他刚才十分直接地拒绝了轰焦冻,然后再次拒绝了绿谷。在绿谷询问为什么的时候,物间回了一句。
  “要追我你们都远远不够格。再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相泽消太走了进来。
  “喂,那几个人回座位,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今天的训练是ab班对战。我会带你们去场馆,你们先去拿自己的战斗服。”
  相泽简洁的说完了一句话,看他们都穿好运动服就带着他们去了场馆。
  物间心情平淡。他没有信心能把架打好,不露馅还是能干到。隔着空旷的地和人群,他看见穿好了战斗服的爆豪胜己。他相信在b班的人眼里这个不说话的物间会显得十分奇怪。
  “这是一场对练。每个人可以挑一个对班的人对战,限于这节课。挑选前先让一个a班和b班的人在公众面前对打一场。”
  相泽的话还没有说完,下面的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他的尾音刚落,喧哗声大起来,可是都被一个声音盖过了。

  “相泽老师,我想和你们班的爆豪胜己对打一场。”
  这话是爆豪说的。ab班的人都看向他,不知道物间是不是终于疯了想要去死了。相泽没说话看向爆豪,物间知道自己今天是非打不可了。他姑且相信爆豪做这件事有自己的理由。
  两人走进规范的场地内。

  “3,2,1,0。”

  他们向对方冲去。物间自然清楚自己的个性是需要近身的,可是有爆豪胜己的个性他也不怕。爆豪胜己的个性机动力也强,他大可先给爆豪一个爆炸再离他远些。他举起手,却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
  爆豪刚才在人群中碰了盐崎。
  物间看着自己的头发堪堪又长出了几条蔓藤,把现在的自己包了起来。这是一个爆炸便可解决的问题,可物间感觉到爆豪碰了自己的后腰。
  如鱼得水,现在回到爆豪胜己的主场了。物间不知道爆豪私底下练了多少必杀,只能模仿他见过爆豪胜己用过无数次的基础招式,这使他处于被动的劣态。可爆豪清清楚楚记得他练过什么必杀,虽然效果打了折扣可用的还算顺手。结果这些情况结合起来让众人眼中的战局开始变得魔幻起来了。
  简单来说,现在的情况就像爆豪胜己被物间宁人压着打。
  时限快要到了。爆豪知道物间吃了他的苦头不会再让他近身,于是用最后几秒对物间来了一个大爆炸,利用反作用力把自己推到a班众人边,碰了轰焦冻。
  他把双手按在地上,以目前他所能做的最大幅度的冰圈住了物间,然后向相泽跑去。他明白这个冰圈撑不了多久,但是分秒都要争取。现在他离相泽还有十几步,很快了,但同时他也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物间出来了。物间把双手朝背后爆炸向爆豪冲去,但爆豪先触碰到了相泽。他回头注释物间的瞬间物间就的爆炸就哑火了,那时物间和爆豪的额头只有三个拳头的距离。

  然后爆豪做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

  爆豪亲上了物间。

  物间顿时感到口腔里有一股铁锈味,爆豪胜己把舌头咬破了。他和物间的舌头交缠,然后又猛的咬下去,这下物间的舌头也破了个口。他舔舐着,将混着血液的唾沫尽数吞了下去。他离开了物间的双唇,对着物间的耳细语。
  “吞下去。”
  物间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

  一阵眩晕。

  物间眼前一片模糊。他听到一声西内,脸上传来热气浪的感觉,彻底晕了过去。

  “哧。是我赢了。”
  他听到的最后一句就是这个,在各种“爆豪”“咔酱”的声音里显得十分微弱,可物间记住了。
  这是爆豪的声音。

评论(2)

热度(129)